温哥华的雨

  • 778-316-3909
  • 做有活力的城市门户网站
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加拿大人的辛苦人生从大学一年级才开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00: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觉得人生很辛苦。因为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不辛苦就能活着的人。


  移民来到温哥华,我重新走了一遍人生之路:从呀呀学语开始,学习新的语言、新的交通规则、新的文化、新的专业、新的信仰、新的一切。

  好辛苦。

  但有一种很妙的感觉:我好像在移民后的十年里从一个“幼儿”速成了我人生中第二个称为“我”的成年人。在这个过程中,在读书——工作——读书——工作的节奏里,解读到加拿大人与中国人别有不同的辛苦人生。






  加拿大最欢乐的人当然是孩子。庞大的未成年人保护系统,还仅仅是为了保障孩子们的基本安全与人身权利;数不过来的供孩童们玩耍、学习、运动的校外机构,就图孩子们高兴。

  从幼儿园到小学,孩子们天天晒太阳玩耍,少少地哄着学习一些基本技能,包括学业也包括生活自理。当然,这最初十年左右的所谓“学业”是不计分数的。到了13岁,中学,8、9年级的成绩是不计入毕业成绩的,但是要求每门功课都要及格结业,才能最终高中毕业。这也就是为了10、11、12年级的自主学习做一个预演和过渡,因为最后这三年的总平均成绩才是进大学时要呈现给大学招生官们看的。而最后三年的自主学习,又是大学学习的预演和过渡。

  逻辑上是这样的:如果高中三年成绩优良,说明这个人有很好的自主学习的能力,以后进了大学会有比较大的概率完成学业。仅此而已,没有状元,够得上大学的招生条件就行。

  虽然高中三年比之前稍微辛苦一些,但是孩子们吃穿用度是父母提供的。就算自己会出去打些零工,那也只是社会实践练习,赚点零花钱。(当然也有孩子在这个阶段就“发财”了,另说。)直至进了大学,加拿大人的辛苦一生真正开始了。



  似乎大学阶段是加拿大人一生最苦的。我在道格拉斯学院的同班同学有19岁的毛孩子,有20多岁的青年,也有我这种进去就39岁的“老人家”,当然还有50多岁的长青树。所有的人都必须又做工养活自己,又读书写论文到毕业。

  每个人都苦得不得了。

  Sim 19岁,高中数学没完成就勉强进来了,但必须要在第一年补修完,不然眼看就要被停课。在学校跟我愁眉苦脸诉苦,打工的地方还是得去上班,笑脸迎人。

  莎莎25岁,自己住。突然得罪了房东差点睡马路!委屈得躲在学校走廊里哭。但是也就哭一哭好了,情绪发泄完后还是得自己另外找房子去。作业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晚交,小组的课堂陈述项目也不能缺席。



  Diane 55岁,一天早上儿子的女朋友突然抑郁症自杀身亡,她一面在课堂讨论孩童心理的课题,一面心焦儿子的心理状况,恨不能飞回家去。跟我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揪心痛,回家还是要把论文赶出来。还有一个小儿子要看顾。

  Ellen 28岁,找到了相对稳定的工作,喜笑颜开说:终于可以结婚生孩子了!

  Wendy说,妈妈问她:你的生日礼物是要2000块钱当学费呢,还是要我飞过来和你共度?我有的余钱就这些,要么飞过来用掉,要么寄给你。她说真想要钱,太需要了!但是说“要钱”妈妈会难过不?

  我只有一个同学Chantel不愁学费,因为父母贷款给她,签了合同,以后工作了分期偿还。但是生活费还是要自己去工作。

  Jamie找了份夜里在青少年之家值班的工作,早上8点交班,9点赶到学校,天天挂两个黑眼圈。

  Sud,印度男生。只是记得他总坐在后排打瞌睡,一个盹打醒,会突然说“好饿哦”,然后全班哄笑,老师会说“我真抱歉打扰你睡觉了”,然后也跟着大家乱笑。不知为啥他总是又饿又睏。

  另外一个男生,忘记名字了,不到30岁,有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到处借钱。一到小组讨论发现他常常语无伦次,其他同学怀疑他是“吃药的”。可我发现他不是——他的瞳孔告诉我他不是吃药而是太睏。我给过他五块钱,后来他消失不来了。其实他是个非常聪明、很有亲和力的天才的青少年工作者。可惜他没能和我们一起毕业。

  老师们并不真的介意学生不小心睡着,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学生的生活不易。一些学生上了一 半课就要去上班,或者开家长会,或者看医生……反正跟老师说一声就行,老师绝对不会认为我们“不务正业”,因为正业就是“上班”、“开家长会”、“看医生”等生活内容。上课只是人生一小部份。

  有些同学,某时间就消失不见了,可能是专业不喜欢,可能是钱不够,可能是结婚了,可能……有各种可能使他们不再念下去了。

  加拿大人在大学基本用打工支撑自己的生活和学费。实在不够的,可以贷款。拿奖学金要成绩够好;助学金要看是不是弱势群体,并且要将课程如期完成,下一期助学金才会再来。总之,在加拿大不大会有人无偿赞助一个大学生。



  在加拿大人的价值观中,高中毕业就是成年人了,养活自己是第一优先的能力。至于能不能上大学,大学方是要看成绩看能力,而自己是要看自己的钱袋子。有很多人先工作几年,计划攒些钱再去大学。所以如果父母肯提供学费、生活费来“供学”,在加拿大人看来,简直像天上落白米!幸福到晕厥!

  这大概是为什么我的同学们每个都一付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 知道的样子。我看着我的同学,特别有一些比我儿子大不了几岁,辛苦得让我都心疼,可是他们却觉得理所当然。实在苦了,哭一哭,或抱怨一顿,接着继续生活、读书。

  最好笑又悲惨的一次,是一个白人女孩暑假和我一起选修了英文,结果我们遭遇最刻薄老师。我说“他兜里只有C”——全班好像从来没有人拿过一个B!最后我拿了C+涉险过关,她却废掉。拿了成绩单,她自己气笑了,还假装瞪着我说:拜托!我是在温哥华生的!可是我英文没你好?!我缩缩肩膀,逗她:“是啊!”其实呢,我因为是单亲带儿子,联邦和省府都给了一点助学金,所以暑假可以勉强度日,不必打工。而她因暑假课程少就打了两份工,时间安排上有了冲突,导致英文课当掉。

  唉,我替她觉得可惜——白干了一暑假。可是,我们毕业的那年,她结婚了,生了一个超级漂亮的女儿!没毕业不要紧啊,生活还是可以继续。

  上大学,大多数加拿大人都会尝试一下,但只是作为我们生活的一部份,因为那份辛苦是人生应该品尝一下的滋味。人生还有很多其他选项,也会辛苦,也会有滋有味。

  在加拿大,读书是滋养提高,绝对不是救命稻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哥华的雨

GMT+8, 2017-8-17 23:18 , Processed in 0.046248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